重生商纣王 第四百零五章 一者是道、一者是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玉鼎。”

    平淡的声音自那伟岸身影口中响起,目光望向下方一人。

    “弟子在。”气质平淡如水,似乎与世无争,只是单纯一苦修士的玉鼎立刻应道。

    “你徒劫难将至、去吧。”原始天尊平淡的开口道。

    下方十五人都是一惊,尤其是玉鼎真人,波澜不惊的神色一变。

    “谢师尊指点。”玉鼎真人顾不得多想,连忙起身行了一礼,又有些担忧道:“敢问师尊、不知是何劫难?”

    “你回去后自知。”元始天尊轻轻挥了下衣袖。

    “是。”玉鼎真人应了声,不再多言,转身离去。

    下方剩下的十四人,有种面面相觑的感觉,余光接触间、都看到了对方的疑惑。

    “师尊,玉鼎师弟他的徒弟……?”十二金仙之首广成子开口问道,并不掩饰自己的疑惑、还有好奇。

    看起来元始天尊提醒玉鼎好像没有错。

    可一个三代弟子而已,竟然在如此场合、被元始天尊郑重提起,那就不寻常了。

    要知道,就算是圣人也不是随时知晓万事的,只有涉及圣人本身才行。

    一个阐教三代弟子是涉及元始天尊,但这份涉及很少,就算是知道了,基本也不会让一位堂堂的圣人去开口。

    哪怕就是死了,也不会。

    这也不算是无情,而是一种正常情况。

    否则圣人的徒子徒孙何其多,都让圣人一路保驾护航不成?

    换句话说,这就是个人的命数。

    所以对于刚才那事,广成子、以及其他十几人都很是疑惑好奇。

    元始天尊显然很明白广成子的意思,迎着十几道疑惑的目光,平淡道:“玉鼎之徒来历非常,关系颇大。”

    顿时,广成子等人更加好奇,能让师尊亲口说出的话,玉鼎徒弟来历绝对非凡。

    “你们也都去吧。”元始天尊再次开口,没有详细说出其来历的意思。

    “是。”广成子十四人起身应道,怀着各种疑惑心思离去。

    大殿中平静下来,元始天尊抬眼、平静的看了眼上方,缓缓闭上了。

    ……

    出了昆仑山,全力向玉泉山飞去,心中不断思索着元始天尊口中的劫难。

    对此,他倒并不奇怪。

    阐教上下,知晓杨戬真正身份的,只有他和元始天尊两人。

    就是他,其实也是元始天尊告知的。

    杨戬来历非凡特殊,元始天尊也不能无视。

    开口提醒一句很正常。

    到底是什么劫难?

    心中不断猜测着,也不禁有了些许焦急,速度快的惊人。

    一天后,就返回到了玉泉山。

    就发现自家徒儿在安静的闭关,并不像什么劫难将至。

    思索片刻,继续推算起来。

    两天后,他眉头一皱,因为跟杨戬关系深厚,倒是让他推算到了一些东西。

    事关其母!

    心中升起波澜,明白杨戬真实身份的他,只需要这四个字,就明白了其中波澜之深。

    毕竟这牵连的是那两位。

    加上还让师尊亲口说出,这次的劫难,很可能要超出他的预料。

    随后数天时间,他不顾消耗的继续推算。

    但收获却并不大。

    忽然,眉头轻皱,想到了师尊说的那句,返回自知~!

    心中一动,走出玉泉山、打探外界的消息。

    不到半天时间,他又回到了玉泉山,神色更加的凝重以及犹豫。

    杨戬之母瑶姬被关押在东胜神洲的消息,已经被广为流传。

    他根本没想到,不过短短数十年,就出现了这样的变故。

    他的犹豫,则是不知道该不该现在告诉杨戬。

    告诉了他,以他的性格,一定会做出些什么举动。

    也许、那时就是师尊所说的劫难。

    而不告诉……

    玉鼎轻轻叹了口气,他又能瞒多久?

    即使能瞒得更长一些,到时他知道了、恐怕也会生出愧疚。

    愧疚自己没有早一点知道,去拯救瑶姬。

    还在犹豫中,忽然,目光一动,因为杨戬出关了,径直向他而来。

    不多时,杨戬到来、尊敬的一礼道:“师父。”

    “不用多礼。”玉鼎应道,收起了凝重和犹豫。

    细细打量了一番杨戬,不由升起满意情绪。

    对于这么一个徒弟,他几乎没有任何不满的,修行以及为人,在他看来,皆是上上之选。

    “师父听道结束了?”杨戬微笑问道,面对亲人,他的清冷向来不会剩下多少。

    “算是结束了。”玉鼎回了句。

    杨戬有些诧异,算是结束?

    不过也没有多想,笑着道:“弟子前来,正是要禀告师父,弟子要再出山一趟。”

    玉鼎微怔,天意吗?

    劫数难逃!

    眉头皱起,看得杨戬也是一愣,露出疑惑之色。

    “罢了,你且去吧,十天后、为师在这里等你。”玉鼎看着杨戬,轻声叹道。

    既然瞒不住,那面对就是了

    杨戬更加疑惑,直视玉鼎的目光,像是在问为什么。

    但却并没有开口问出,因为他并不是一个对亲人强势的人,既然不想说,那不问就是了。

    “是,弟子告退。”杨戬压着疑惑,微微一礼道。

    很快,他就出了玉泉山,心中思绪纷起。

    师父让我十天后返回玉泉山,这十天时间我能做什么?

    师父又能做什么?

    难道外界发生了什么大事不成?

    ……

    脑海里猜测着,速度飞快,向热闹的地方去。

    半天后,虚空中,一身黑色玄衣的杨戬丝毫不复冷静的样子,浑身轻轻颤抖着,双眼发红,阵阵凶戾之气升起。

    母亲!

    母亲就在东胜神洲!

    双拳紧握,浑身气息剧烈的波动着,仿佛即将爆发的火山,给人一种极为恐怖的感觉。

    恨恨抬头望天,昊天~

    母亲到底被关押在哪?

    数息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狠狠闭上双眼思索。

    无果后,立刻开始到处询问、追查线索。

    六天后,杨戬气息有些低落的从一座城池中飞出,浑身的凶戾之气更加浓郁了。

    不知道,都不知道。

    究竟在哪?哪里会有线索?

    冷静下来、杨戬。

    紧紧咬着牙,用自己最大的努力压制心中那暴躁的情绪。

    因为他知道,不冷静的结果会更差。

    抬头看向玉泉山的方向,是阵阵的复杂犹豫。

    不行,不能去找师父!

    师父待我恩重如山,我又岂能再拖累他。

    可不找师父,谁还会有线索?

    流言只是流言,所有留言没有一点关于具体的关押地点。

    此事本身,也有可能是假的。

    只有师父,让我十天后回去,定是有了什么线索?

    又犹豫了数息,还是身影一闪,向玉泉山飞去。

    但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绝不让师父出手。

    半天后,他就返回了玉泉山金霞洞。

    玉鼎正等在这里,平静的看着他走进来。

    “师父。”杨戬紧绷的情绪有些失控,低着头、就要跪下,但一股力量已经阻止他,让他跪不下去。

    “痴儿。”玉鼎轻轻叹道。

    此生他一心求道,几乎从不涉及尘缘之事,是一位真真正正、世外般的修道之人。

    也只收过这么一位徒弟,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对这位徒弟的爱护就越来越深。

    也许,是看到对方那极为坚强又固执的一面,似乎看到了他自己。

    只不过两者坚强又固执的方向不一样罢了。

    一者是道,一者是情。

    (第一章,第二章明天更。)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