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在小说里 十五章 家臣一枚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齐平川和陈弼面面相觑。m.

    金剑义子的来头已经够大,不曾想另外一个死者竟然还是绣衣直指使陆炳的侄儿,这来头也不小,甚至还在金剑义子之上。

    毕竟义子很多,侄儿很少。

    再牵扯进昭宁公主,这事……闹大了!

    庆幸的是,知道这件事真相的只有三个人:齐平川,陈弼,老王。

    嗯,还得加上小萝莉商有苏。

    但关键不在于知道真相的有几个人,在于周兴会不会真的直接上刑而以周兴的行事风格,齐平川、陈弼和老王大概率要遭受酷刑。

    谁扛得住?

    陈弼长叹了口气,眼神有些晦暗,“如果推演出错,我会想法杀了老王,然后去自首,你到时候带着商有苏且逃去罢。”

    读书人有大义。

    齐平川苦笑道:“逃得了?”

    他想不通陈弼有什么理由为自己去顶包,按说彼此双方祖父那点情分,上一次就已经用尽,这一次,应该只是栓在了一跳绳子上而已。

    不能逃。

    天下尚未大乱,自己能逃到哪里去?

    只有置之死地而后生。

    旋即脸色一正:“陈大人休要自乱阵脚,你的推演并不一定出错,且我们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只要有一线机会,我都会用尽全力保住你我周全!”

    齐平川匆匆出门,不能坐以待毙,必须去找商有苏,确定昭宁公主的尸首究竟在何处。

    其实他和陈弼都看了出来。

    周兴的真正目标,并不是为陆炳的侄儿报仇,否则就应该直接去明州找明王幼帝麾下的禁军都指挥使陆炳,和一位藩王撕破脸皮的资格还是有的。

    底气有没有另说。

    这样的话,周兴就不应该来到双阳县。

    所以只有一个可能:为了昭宁公主。

    或者还有更深层不可告人的目的。

    而这个目的,很可能牵扯着奸相、陆炳以及三位藩王之间的争斗,双阳县的事情不过是一根导火索,让绣衣直指房可以名正言顺的插手进来。

    陈弼看着齐平川的背影,满脸欣慰,眸子里忽然有些湿润。

    敢作敢为。

    一扫曾经的软弱作风,隐有大将风采。

    我陈家祖辈世代为齐家家臣,到了这一辈,我陈弼原本不愿。

    如今,勉强情愿!

    老王悄无声息的出现在陈弼身旁,这位一直以猥琐形象示人的汉子,罕见的有些正经,抽着旱烟,吐了口烟圈,笑眯眯的拍了拍陈弼的肩膀,“咱们啊,终于守得云开见日出,话说,你不该这样试探公子。”

    杀我?

    还去自首?

    真亏你陈弼说得出来,如果公子同意了,你是不是就要拍拍屁股走人,做你的乱世清官去?

    陈弼一脸嫌弃,一把拍开,“拿开你的脏手。”

    老王哟了一声,“就你不脏?”

    陈弼翻了个白眼,“君子避污,儒衫为莲。”

    老王干笑了两声,“我那是为了保护公子需要摸清县城所有状况嘛,你以为我喜欢去青楼逛啊,那些妞儿确实都有一副有趣的肉身,却没有有趣的灵魂。”

    陈弼越发无语,正色道:“查到商有苏的真实身份了么?”

    老王摇头,“查不到,到了京都那边线就被人掐断了,目前推测,商有苏要么真是冰清玉洁的无辜小姑娘,要么就是前朝势力,甚至也可能是前朝皇室之后。”

    陈弼心中迅速推演。

    良久,长吁了口气,“如果商有苏真是前朝势力,希望他们不会插手进来。”

    老王一脸头疼,“谋划的事交给你们读书人,我这个大老粗什么都不懂,就知道一件事,只要我还活着,公子就能活着。”

    陈弼哦了一声,“那换你去扛住周兴的酷刑?”

    老王脸色大变,也是有些恐惧,“我骨头软。”

    看见老王吃瘪,陈弼大为暗爽,道:“那封太宗留下的清君侧诏书,真被昭宁公主带出了京都?可若是见过公子,她为何不说,如今昭宁公主已死,那封诏书又在哪里?”

    这才是周兴来双阳县的目的。

    昭宁公主出逃,确实是奸相和陆炳所逼,但罪魁祸首还是那封太宗驾崩之前,留给皇室一封清君侧诏书,却不知怎么回事,落在昭宁公主手中。

    老王叹气,“天晓得。”

    “昭宁公主的尸首呢?”

    “天晓得。”

    “除了浣清河青楼里的女子,你还能干什么?!”陈弼有些微怒。

    老王摊了摊手,“我也无奈啊。”

    陈弼拂袖而去,“盯住周兴。”

    老王哦了一声,狠狠的吧嗒了口旱烟,惬意的吐出一串烟圈,一阵清风拂来,烟圈散乱,老王已从县衙后院消失不见。

    ……

    ……

    齐平川忧心忡忡回到家,看着蹲在地上修剪花枝的小萝莉,问道:“你不是说绣衣直指房的人不会来么,为何周兴来了。”

    小萝莉回首嫣然一笑,很灿烂的笑容,“我骗你的呀公子。”

    齐平川无语。

    果然,张无忌他娘没有骗我。

    女人都会骗人,越漂亮的女人越厉害,偏生男人还会不断上当。

    幸好我没完全信你。

    还是陈弼这个基友可靠的多。

    没好气的从小萝莉手中抢过剪刀,四下探望了一眼,压低声音,“周兴是为了昭宁公主而来,你将昭宁公主的尸首藏在了什么地方?”

    绝对不能让周兴找到昭宁公主的尸体。

    商有苏丝毫没有紧迫感,笑眯眯的起身,拍掉手中的尘埃,甩了一下如瀑流一般的三千青丝,捋了捋白底染翠的长裙,看向齐平川,眉眼弯弯,“放心吧公子,周兴查不到咱们这里来。”

    齐平川心中一沉。

    这小萝莉为何如此笃定,总感觉她在做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索性打开天窗。

    “商有苏,你究竟是谁,你潜伏在我身边,究竟想干什么!”

    小萝莉的眼神忽然间就变了。

    仇恨、忧伤、缅怀、迷茫、坚毅、希望……

    情感极其复杂!

    视线从齐平川身上落向远方的秋日,落向极远处的炊烟寥落,落向高空齐飞的雁,呢喃而语:“公子,你看那些大雁多自由,你听它们的声音多愉悦。”

    齐平川没注意小萝莉的眼眸里的东西,翻了个白眼,啐道我可没你那么好闲情逸致。

    呃……就是假文艺!

    老子都要快嗝屁了。

    小萝莉的目光又落回齐平川身上,歪着头,有些深情的轻柔说:“公子,有苏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就算这全天下的人都背叛你、欺骗你,有苏也不会。”

    因为,我是你的……丫鬟。

    小萝莉的眼神里充斥着温柔,如春风抚新草暖日染轻流。

    阳光打在小萝莉身上。

    齐平川只觉如有一片盛世风光闪耀在眼前,照亮了自己内心那片有些惶惶无助的黑暗,耳畔仿佛响起旋律优美的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心更是被狠狠的撞了一下。

    她在告白?

    谁能告诉我,齐姓,孩子取什么名字好啊?

    在线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