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在小说里 三十八章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悦来客栈。

    店小二姜冉急匆匆跑进后院,对赵承宗轻声说道:“公子,齐平川来了。”

    赵承宗挑眉,看向对面,“找你的。”

    坐在赵承宗对面的是明王的金剑义子,一个用长刀的姑娘,刀极长极宽,也没佩在身上,一条蚕豆粗细的金线从刀柄上穿过,栓在腰间。

    无鞘的长刀就这么拖在地上。

    矮小的姑娘,巨大的长刀,突兀的视觉冲击感很难不吸引人注意。

    她叫裴昱。

    一个除了明王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她来历的女子。

    也是明王麾下最强的金剑义子之一。

    裴昱很矮,甚至不足五尺。

    穿一身青色襦裙,乍然看去,就是个尚未及笄的小姑娘,五官搭配得极其完美的脸上甚至还带着婴儿肥,点缀着一些小雀斑,很难让人联想到她是明王麾下的一柄杀人剑。

    然而目光落在胸前,是个男人都会感到无法呼吸。

    那风光……巍峨甲天下!

    闻言冷笑。

    似乎有些不屑于齐平川的如此行径。

    赵承宗起身,笑如谦谦君子,“裴姑娘倒也不用笑这位县尉大人,毕竟当下局势,聪明人都知道要找最粗的大腿,我且告辞,先前所说依然算数,静候裴姑娘的决断。”

    裴昱看着赵承宗的背影,依然冷笑。

    我是在笑你赵承宗。

    前朝遗孽而已,竟然也妄图在这一摊浑水中摸鱼?

    不自量力!

    忽然转头,看着前院门口出现的那个佩剑青年,忍不住蹙眉,长得倒是挺眉清目秀,但难以将他和大徵第一神将齐汗青的孙子联系到一起。

    缺了一股男儿雄气。

    齐平川走进院子,闯入目光的便是那个矮小的姑娘和那柄拖在她身后的长刀。

    稍微凝神,立即觉得口干舌燥。

    视线直接被粘在那里,再无法移开,承袭前朝开放风气,大徵的襦裙其实也很性感,几乎都是酥胸半露可见幽壑。

    齐平川在心里惊叹了一声:

    好大好圆好白的刀。

    哦,不对,好大好圆的……这该不会是韩国制造吧?

    这么小的身躯竟然有如此风光,三十六d以上吧,难道是f,而且看样子似乎没有下垂,完全不符合科学啊!

    这谁顶得住……

    顶不住。

    齐平川忽然冒出邪恶的想法,难道第二女主角出现了?

    硬是要得!

    作者君这样的安排,朕心甚慰。

    不仅有如此风情,而且须知一个男人都懂的道理:娇小玲珑美妙无穷。

    裴昱眸子里流露出讽刺和不快,虽然任何一个男人看见自己都会流露出这样的神态,但这个叫齐平川的男人让她觉得尤其难受。

    那眸子好像如刀一般,让自己有种没穿衣服的错觉。

    冷笑一声,“看够了没?”

    齐平川还沉浸在那甲天下的风光之中,本能的回道:“这哪看得够啊,天天年年看一辈子也不会腻,别打扰我!”

    唰!

    毫无预兆的,甲天下的风光从视线里消失,代之而起的是一道雪亮秋泓。

    从天而落。

    我擦,一言不合就拔刀。

    齐平川蓦然惊醒。

    本欲拔剑,心中一动,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那道秋泓落下。

    不出意料。

    秋泓停在头顶,光华敛去,裴昱侧身单手执刀,斜眼冷冷的仰视着齐平川,“你不怕死?”

    齐平川眉毛一跳,心里荡漾。

    在抖!

    那甲天下的风光果然在抖。

    这才是天下最美好的风光,这才是男人的终极梦想!

    没有色迷心窍,此时清醒了一些,毕竟我齐平川是主角,不是种马主角……嗯,其实是想当个种马主角的,咳嗽一声,“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裴昱翻了个白眼,“说人话。”

    齐平川语不惊人死不休,一脸认真而温情的样子,“我恋爱了,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一见钟情,你已经野蛮而不讲理的闯入我的心扉,并在我心里那座城里,占据了最重要的位置。”

    试试美男计……

    裴昱一脸懵逼。

    她见过很多男人,几乎所有男人看见自己的第一眼,都会移不开目光,眼眸里都乎露出色狼的饕餮之意。

    也许忌惮于自己的身份,没有一个男人敢对自己露出亵渎之意。

    她一度觉得这种男人很恶心。

    也许表面上不敢表露,然而背地里不知会在脑海里怎么幻想着那些龌蹉的事。

    但像这么不要脸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然而不知道为何,此刻的齐平川并没有让裴昱觉得恶心,至少这种真小人比伪君子好,像赵承宗总是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

    他以为自己不知道,交谈之时,他总是盯着自己胸前看。

    男人都一样。

    收回长刀,回到石桌前坐下,一副看见白痴的神情,“双阳城的女子都这么傻?你用这样的话祸害了多少良家姑娘?”

    齐平川哈哈一笑。

    倒坦荡了许多,不再被那甲天下的风光吸引心神毕竟老子好歹也是从互联网时代过来的,什么样的身材没见过?

    但话说回来,互联网上那些极品嫩模,还真没裴昱这种风光。

    关键是童颜***带来的感官刺激。

    来到裴昱前面坐下。

    旋即站起。

    凳子是热的,先前有人在这里和裴昱聊过。

    齐平川不用猜就知道是赵承宗。

    毕竟两人都住在悦来客栈,而且不论是从立场还是作为男人来说,赵承宗肯定是要和裴昱接触,说不准就来个人财两得。

    真巧,我也是这么想的。

    没有再坐下,毕竟热板凳容易被传染痔疮,他可不想当个有痔青年,盯着裴昱那张略带着婴儿肥的脸,“裴昱,金剑义子中最为特殊的存在。”

    妈蛋,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差点以为是盛唐的裴。

    娘化的裴,不要太刺激。

    裴昱冷哼一声。

    齐平川继续说道:“长宁二年,也就是去年,明州裴昱横空出世,成为明王麾下又一位金剑义子,长宁二年冬初,明州边境崖鹰山山贼下山抢粮过冬,裴昱单人拖刀上山,一夜斩尽山贼两百三十八人,救下妇孺小孩一十八人。”

    裴昱眼神略略柔和了些。

    齐平川却叹气道:“然而长宁三年初春,也就是今年惊蛰,崖鹰山毗邻的单州境内,当地大儒许霞一夜之间满门被灭,人皆传言是许霞不愿意臣服于明王,是以被明王派金剑义子裴昱去诛灭异己。”

    裴昱欲言又止。

    齐平川双手撑在桌子上,俯视裴昱,“杀山贼,我齐平川佩服得很,此举俨有凌烟阁大徵儒将商浩然当年之风!然而灭了一位清名遍故土的大儒满门,只是为了明王施舍的残羹冷炙,我齐平川着实不能苟同。裴昱,如此屠戮无辜,你的良心不痛么?”

    一脸痛惜,“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摇头晃脑,“我心很痛啊!”

    话说,这个姿势俯视过去……羊脂白玉的幽壑如此巍峨,尽入眼底。

    好深!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