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在小说里 四十二章 我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裴昱叹气,有一点点婴儿肥的脸上浮起的冷笑很是讽刺,“如果在沙场,一万个魏持山也比不上百里青山的一根手指头。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否则你魏持山何至于仅是一个千牛将军。

    而百里青山在魏王府,已可和魏王对坐而饮,甚至捉膝赏月并肩观花,互称“青山”与“吾王”,连魏王世子对其也得用敬称。

    可以说,百里青山就是西北那片广袤土地中真正的高山。

    荒人不可越。

    魏王荫其影。

    魏持山冷笑连连,“本将军再不堪,也是沙场可用之人,不似尔等走狗,一旦天下大乱,尔等便是炮灰之子。”

    裴昱脸色骤寒。

    “顺和七年,魏持山率一万轻骑杀回马枪,破魏王世子之困,世人皆赞其奇兵之举,然而又有多少人知道,魏持山驻留一日路程之外,是惊恐驰援铁蹄关有去无回,故意滞留。如此胆小怕死之人,到了沙场不过是为敌人徒添军功尔。”

    赵承宗带着姜冉走入院门,“顺和七年的战事,若非百里青山连夜赶回西北,你魏持山和魏王世子的头颅,应成了荒人军师账下那座京观之砖。”

    天下无人不知,荒人那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黑衣军师,喜好每次大胜之后,以敌军将领之头颅,于帐前堆下一座泣血京观。

    黑衣军师便坐京观而饮酒。

    最奢华的京观,是顺和一年的哀牢山之战,悬名凌烟阁二十四功臣,大徵神将马稷那颗苍老至极的头颅,成了那座京观的观顶。

    这是大徵开国以来君臣最不愿意面对的耻辱。

    魏持山盯着赵承宗,“你是谁?”

    赵承宗走到裴昱身后站定,转身望着魏持山,笑得很惬意,也很自信,“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夜谁会死在这里,谁会活着离开,不幸的是,你肯定会死,我肯定会离开。”

    一直不曾说话的李轻尘喝了口酒,“他是赵承宗。”

    想了想,补充道:“前朝赵室梁王嫡长孙。”

    李轻尘已微醺。

    说这些话时,脸上涌起一抹潮红。

    魏持山一怔之后旋即大笑,“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纵然得不到诏书,有前朝梁王嫡长孙的头颅,依然是大功一件!”

    赵承宗眯缝着眼,摇头,“首先你得活着。”

    魏持山横枪身前,如持山而立,厚重之感压得院子里连空气都似已凝滞,盯着裴昱,“谁敢杀本将军,谁可杀本将军!”

    赵承宗哦了一声,“姜冉!”

    一直跟随在他身后的店小二姜冉上前几步,来到魏持山身前,撩开衣摆,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我是个很卑微的店小二。”

    轻抚剑身,动作很慢。

    如抚摩情人般温柔,说话的声音也很温柔,“我想试试杀一下你。”

    魏持山一脸不解,无视姜冉,看向赵承宗,“本将军有些不明白。”

    赵承宗笑道:“不明白今夜的局势下,第一个跳出来的为何是我这个前朝之人?”

    魏持山默然不语。

    这一点确实太奇怪了。

    如果今夜赵承宗想在双阳城为前朝势力谋取什么,应该选择在暗处作壁上观,而不是第一个跳出来,如此一来,他将成众矢之的。

    而且,信王、明王和魏王三位藩王,赵承宗不应该如此快的选择阵营。

    他却直接选择了裴昱。

    以天下的局势而言,任何一位藩王得到诏书都对前朝势力有益,按说他此刻跳出来,应该针对的是自己身后的李轻尘。

    为何想杀我?

    魏持山想不明白这一点。

    旋即有些恚怒,难道魏王还不如明王了?

    笑话!

    就明王那个侏儒,哪一点配与魏王放在一起并称。

    赵承宗叹气,“你果然不明白。”

    笑眯眯的看着裴昱,“因为你太丑,所以我不愿意选择和你合作。”

    我喜欢美女。

    不巧的是,裴昱恰好是美女,而且是胸前风光甲天下的美女,何况裴昱的刀还是如今双阳城最强的刀,是个男人都知道怎么选择。

    裴昱闻言,眼神更冷。

    充斥着厌恶。

    而听到这个理由的魏持山下巴差点掉地上。

    他不相信。

    前朝势力在关系着复国的大事上,作为梁王嫡长孙,会如此草率的选择阵营。

    不合理。

    魏持山忽然笑了,笑得很得意,“可别忘了,既然明王的金剑义子裴昱,以及本将军都出现在了双阳城,信王的尖獠死士岂会不来。”

    赵承宗哦了一声,“你想告诉我,其实你已经和尖獠死士结盟?”

    魏持山冷哼一声。

    赵承宗叹气,不得不承认,“你说得很有道理。”

    魏持山得意的笑,“尖獠死士,加上李轻尘、张雪迎,还有本将军,赵承宗,就算你和裴昱联手,今夜也必死无疑。”

    赵承宗嘲讽的摇头,“道理是这个道理,可你们真是铁板一块?”

    你迟迟不动手,不就是怕被李轻尘背后捅一刀么。

    魏持山回首,看着李轻尘,“你出手拖住裴昱,我先杀了赵承宗,等今夜事了,前朝梁王嫡长孙的头颅和那封诏书,你我各择其一。”

    李轻尘点头,“甚好。”

    放下了腰间酒葫芦,指尖寒光一闪,一柄比寻常长剑短一半,却又比寻常匕首长一半的短剑出现在手上,“咱俩换一下,我来杀赵承宗,你去拖住裴昱。”

    魏持山有些尴尬。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裴昱是最难杀的人。

    张雪迎、李轻尘、魏持山三人,无论是谁单独面对裴昱,都没有胜算,至少需要两人才有把握,按照先前的默契,魏持山和李轻尘缠战裴昱,张雪迎奇袭。

    可如今凭空跳了个赵承宗出来,局势陡转。

    魏持山眼咕噜一转,“告辞。”

    倒也是干脆,拖着枪转身就欲离开,竟然放弃了今夜的厮杀。

    这一出着实让所有人意外。

    远处在屋脊上坐着看热闹的齐平川目睹这一幕,由衷的叹了口气,“魏持山这货确实不算笨,这一出以退为进,逼得李轻尘没有退路。”

    老王讶然不解,“为什么?”

    齐平川解释道:“魏持山不出手,以张雪迎和李轻尘两人,肯定杀不了裴昱,那就只能任由我和裴昱交易,诏书落在明王手中,前朝势力喜闻乐见,但对奸相和陆炳是致命的。”

    对魏王也有影响,但不算致命。

    说到底,还是这封诏书的作用对陆炳和奸相而言,远超三位藩王。

    想起这封莫须有的诏书,齐平川的情绪毫无波动。

    内心甚至有一点想笑。

    因为……

    让这些人打死打活的诏书,我也不知道在哪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