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幕战争编年史 第四十七章 终于闻到阴谋的味道了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哟,还是个医务人员啊,穿这身水手服原来是玩cosplay的呀,可惜了,我还以为......啊哈哈哈,哈哈!”公司文员陈旭搞清楚明美自述的身份后也跟着猥琐的笑了起来。

    “不是,她说她是护士你们就信了呀,万一这是鬼子玩的苦肉计,为的就是往咱们这儿送的间谍呢?”复读生狗蛋说道,这倒霉孩子正处于青春期有时候说话、做事的目的就纯是为了抬杠。

    “不是正好有几袋快过期的生理盐水,让她给那个发烧的大陆军民兵挂上呗,没这手活可扮不了护士的。”许老板说着给自己点上了一个据说是麦克阿瑟同款的玉米斗。

    从现代社会随身带来的过滤嘴卷烟早就被粗胚们瓜分完了,好在北美本来就是烟叶的起源地,他们在庄园里刮到了好些晒干生烟叶,那东西尽管抽起来很涩但却很带劲。找不到能用来卷烟的纸,粗胚们用脱了粒的玉米棒弄了些烟斗。由于庄园里的生烟叶存量很足,这帮憨憨每天都扮成麦克阿瑟样叼着玉米斗到处晃。

    许老板叼着玉米斗这才抽也几口,明美在那个发烧的大陆军民兵身上完成了静脉点滴的操作了。

    “嘶,呃,是个熟手啊,这一针回血技术不在我之下呀。”许恩卓说着取下了叼在嘴里的玉米斗。

    这年头店铺租金高得都能把鬼给吓尿了,许恩卓那个破诊所也没敢太请啥护士、助手什么的,很多时候给动物打点滴的活也都是他自己亲手来办的,这些年下来丫打点滴的手艺倒也变强了许多。

    “切,是个真护士又怎么样,这就能排除她间谍的身份了吗,还有哦,你们谁敢让她给你打针啊?真当自己是个只值得几十个查克拉的npc民兵啊?”狗蛋继续抬杠道。

    “我看咱们就先把人关起来吧,没准回头脚盆鸡就来赎人了,这医务人员到哪个区还不是个宝贝啊?带走,记得把她眼睛给蒙上了!哎,那个钥匙给程老师拿着啊!”渣叔这话也算是断了某些憨憨的非分之想了。

    “不是吧,渣叔你这也太不近人情了......”火车司机陈斌一脸郁闷地说道。

    “打住!你知道这《战地真人秀》搁那个台播吗?你就这么肯定以后你就回不去了吗?还有就算回不去了你就不怕你爸妈看到这段会脸红吗?”渣叔好歹也是个混单位的人,陈斌那后半句想说啥他心里还能没点数嘛,他赶紧用这叩击灵魂的三连问打消了那些精力旺盛的混小子的歹念。

    “我没意见,我没想法,我赞成让程老师拿钥匙,嗯,许恩卓也同意!”周小臭说着扯下许老板叼在嘴里的玉米斗自己吸了一口。

    “我,我同意!哎,你特么就不能让我自己说嘛,搞得好像老子有什么想法似的!?”许恩卓这才发现自己又被那个舔狗周给代表了。

    把女鬼子逮回来的那俩货都同意先把人给关起来了,那其他的憨憨也不好再咋呼了,毕竟这女鬼子是人家冒着枪子和鬼子对枪才弄到手的,既然他俩没有吃独食的意思那大伙就不好意思再提什么要求了。

    又过了几天原本还算安静宜人的f250区就闹腾起来了,先是英国人的主力部队顺着水草丰茂的草地一路挺进,接着感觉自己已经凑齐了决战兵力的法国人也如影随形地跟了进来。

    “程老师,这历史上的阿金库尔战役不是在法鸡的地头打起来的吗,这些npc一前一后地往咱们这个以十八世纪北美为背景的地盘里涌到底是啥意思啊?”周小臭根据收集到情报分析这涌进f250区的英法npc部队总数得也有小几万人了,这已经是历史上双方决战时人数的总和了。

    “呃,决战打响前法鸡一直在坚壁清野,英国人是在去往港口城市加莱的路上耗尽了粮草,最后不得不在阿金库尔这个地方和法国人死磕的,据说决战开打前英军都已揭不开锅了。”程子渝回答道。

    “不是,程老师,问您话呐,您给我念一段课本上的破资料干嘛呀?”柳哲深不明白程子渝这话的意思。

    “你傻啊,你要是给一个乞丐指一条能找着吃的道,他还不得死命地往那儿跑啊?”周小臭回怼道。

    “你大爷的,你们小夫妻俩要玩默契私底下玩去,这儿正开会呢!”柳哲深说道。

    “这么说,这两边的部队都是鬼子引过来的咯?”渣叔算是回过味来了。

    “哎,早知道是这样咱们倒不如接了那个可选任务,我们若是介入的话,也许还能让决战在原剧本标注的那个地点打起来了呢!”许恩卓这话就有点马后炮了。

    “来不及的,等我们发现脚盆鸡和我们是世仇声望且属于英军阵营的时候,这交叉区都已经在光幕上边开了一个几十公里的大口子了,操作不了的!”周小臭说道。

    “就是,咱们的人全都是连一句法语都说不利索的,你指望谁去说服那些像散得像盘沙似的法鸡部队提前开打呀?”渣叔说道。

    “那完犊子了,事情拖到这个地步咱们可就被动了,那仗一干完英国人拢共就挂了几百人,等法鸡一散那倒霉催的脚盆鸡可不就领着英军往咱们这儿来了嘛,要我说咱们还是赶紧拆东西跑路吧!”陆羽说道。

    此时光幕仍然处于扩圈状态,f250区已经可以向周小臭他们提供足够避战的纵深了。

    “跑?丢下这一地的庄稼然后等天冷下雪饿死在外边吗?你们书念得多就不能再想想办法吗?”王添财说道。

    “我不跑!见着鬼子一枪不放就走人不是我的作风!”柳哲深说道,这货的名字是他那参加过抗战的太爷爷给起的,他打小就接受的教育不允许他干这种事儿。

    “慌啥啊,你们有没有好好看程老师写的那些资料了啊?你们以为以多胜少的仗是那么好打啊,这仗没开打前法鸡和约翰牛的胜面是二八开,法**约翰牛二!天时地利人和,约翰牛若少了一样他就得趴下,你们慌个球啊!”周小臭说道。

    这事儿还真不是周总在吹牛逼鼓士气,这阿金库尔战役开打前英国人也是没啥底气的,亨利五世那是怕远征空手而归被国内贵族造反才硬着头皮往加莱冲的,而法鸡则一直在叫嚣着要剁掉那些英格兰长弓手的两个手指好让他们以后都不能再搭弓射箭(这也是后来著名的v字手势的由来,约翰牛在阿金库尔干翻法鸡后,那些英格兰长弓箭手纷纷叉开双指向对方炫耀自己的手指仍然完好,从此也就成了表示胜利的手势。)

    也许周小臭他们帮着波旁公爵从正面突进去,又或者决战的战场选的不是泥泞的麦田,亦或是那些贵族骑士没有抢攻胡乱冲锋,这一仗打完后可能就没有什么v字手势的梗了。

    总之,事情就像周小臭说的那样,天时地利人和约翰牛要是少一样怕是多半就要凉凉的了,毕竟法鸡人头占绝对优势啊!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