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改中世纪 第61章 反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61

    恐怕没有平民能够想到,原本高高在上的贵族,旦夕之间便成为了农奴,而那些由于巫师缺乏基层人员而导致成为村长、镇长的贵族,心态又怎么可能瞬间转变?

    自然还会带着以往的颐指气使,以及将怒火迁怒道因为背弃光明神而摆脱农奴身份的自由民身上,很快就被来往巡视的巫师们察觉到了这一幕,紧接着就被贬为了农奴。

    足足一个月的时间,由于缺乏基层人员的而得到优待的贵族们竟然有九成五都因此成为农奴!

    其中一部分被贬为农奴的贵族受不了这样身份的沉重打击,以及被成为自由民乃至于公民的农奴驱策!

    而这一个月时间过去,原本还担心被贵族欺压以及教会报复的农奴们,看着其他原本同为农奴,结果因为大胆而成为拥有自己田地的自由民,以及拥有一系列权利和义务的公民后,纷纷转变了观点。

    但是奥桑公国的土地毕竟有限,讲究一个先来后到,也是对他们的惩罚,不过还是仁慈的给予他们一些田地,不至于成为自由民却饿死。

    而巫师们对他们也很是宽宏,只要不是因为犯下罪行而被贬为农奴的,都可以通过唾弃,并宣誓以真理为信仰来脱离农奴身份。

    而对于贵族的家属,只要不是冥顽不灵,不肯放弃愚昧的信仰,又或者还没有认清自己的身份地位,巫师们还是很是仁慈的。

    巫师们将他们城堡中的财产还给他们,并鼓励他们开设商铺,至于日常经营,则需要他们自己去了经营,又或者雇佣那些家中子嗣过多,但由于迟疑而仅仅得到很少田地的自由民家中幼子。

    而除了农奴、自由民之外,还有一个公民,唯有成为巫师的家属,亦或者立下功劳,又或者原本的骑士以及士兵愿意为巫师效劳而成为公民。

    公民拥有被选举权以及选举权,可以担任各个职位,这也是巫师们的无奈之举,算是做出的部分妥协,但依旧需要遵守律法。

    所以一个月的时间下来,整个奥桑公国也逐步进入发展正轨,并且在七月末的时候,在原本的奥桑都城建立了一所巫师学校,所教导的除了简单的诺德文字之外,就是将繁体字教授了下去,同时向他们灌输巫师的理念。

    至于为什么不全面推广,是因为财政问题很吃紧,毕竟一个国家的建立之初,到处都需要钱财去支撑,尤其是目前商业并不发达,想要收取农税方便的税务只能等明年。

    至于商税目前基本等于没有,而他们之前查抄的教堂也基本上将教堂内的财富发放给了农奴,而之后这些财富又到了贵族手中,但安托万选择将城堡中的财产还给了贵族,这就导致财政赤字,若不是路易以及赛特彻这两位贵族巫师慷慨襄助,恐怕第一个月就要灭国。

    而其他贵族在得知奥桑公国内部的动乱后,纷纷断绝了和巫师之间的联系,并且纷纷强烈谴责巫师,声称他们的愚行将自绝于所有贵族,以及渴望成为贵族的人!

    贵族们以及帝国皇帝深深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人能够战胜巫师的,他们所谓的威胁也不过是最后的强硬,他们知道无法阻止巫师。

    而巫师的行径也带给了他们太多的恐惧,地位越高的贵族,就越发恐惧于有一天他们自己会和奥桑公国的那些贵族一样成为最为卑微的农奴。

    这一段时间,不知道有多少贵族一反往常,带着随从默默看着农奴们的生活,每每想到这将是自己以后将要成为的模样,他们的灵魂深处就滋生出一种恐惧和彷徨!

    骑士还好,除了部分不愿意放弃领地的封邑骑士,大多数骑士反而活的比那些贵族还要滋润,若是表现良好,甚至还可以成为斗气骑士。

    “反了!都反了!”

    不敢置信的呢喃声从各地升起。

    他们可是贵族!百年家族的传承,甚至于数百年传承下来的名门家族,他们以自身的血统而骄傲,是天生的贵族,巫师竟然忽视他们的血统和家族,将贵族贬为农奴?

    深深的危机感笼罩在所有贵族的头顶,但是巫师以一人之力覆灭五千军队的壮举仿佛还在昨日,他们实在无法生出对抗的念头。

    而这消息,则正在朝着奥斯蒂亚传去。

    至于洛塔吉亚王国境内,路易身份并未暴露,至于赛特彻则以自己也是贵族的身份,以及精神巫术得到了信任,甚至于让伯爵生出或许可以以巫师对抗巫师的念头。

    而此刻的观湖庄园中,腓特烈正喝下魔药“霍夫紫叶之凝视”静静地体会着他的精神力在一股刺痛之中,以及那脑海中浮现的那紫色巨蟒居高临下的凝视中出现徐徐增长。

    “太弱了。”

    腓特烈摇了摇头,霍夫紫叶凝现的紫色巨蟒的凝视,换做是高等学徒或许压力更大一些,但是对于精神力气化的腓特烈来说,效果要弱上十倍不止。

    高等学徒或许只能对伤口进行止血,但是他却可以令伤口迅速愈合,伪装成并未动过手术一般,也就是路易成为巫师这才察觉异样。

    意念一转,那紫色巨蟒便在腓特烈的意念横扫之下化作光屑消失,只余最后发出那似有似无的怨毒。

    “看来我还要重新改造出一个适合一级正式巫师的。”

    腓特烈沉思道:“一级巫师的精神力是气化的,而二级巫师的精神力则开始液化,同时也将是思维的延伸,那么完全可以从液化入手,效果会更明显一些。”

    腓特烈食指伸出一旁的杯子中,沾着点水珠便收回手指,紧接着,本源汇聚于于水珠之中,那滴水珠立刻绽放出夺目光华,当光华散去,一滴宛如剔透琉璃般的水滴在腓特烈的精神力作用下悬于指尖。

    腓特烈沉思了一会:“消耗的本源还可,但是这只是个体,若是完全改造,恐怕需要不亚于异化向日葵的本源。让我尝尝味……不,是效果。”

    水滴落入口中,不过几分钟的时间,一股强烈的窒息感涌上心头!

    窒息!

    那种不能呼吸,以及干瘪的肺部传来的感觉足以令所有人心生恐惧,但腓特烈毕竟心性远飞常人,他不断遏制着心中升起的恐惧感,但身体依旧在不断的做出呼吸和吞咽的作用。

    也不知过了多久,但是在腓特烈的感知中,这种窒息状态仿佛持续了一个世纪之久,当他回过神来,却并未有过什么仔细之感,反而是肺部由于吸了太多的气而导致发胀,当他反应过来,顿时咳嗽了起来,他眼神中不免有些心有余悸。

    但紧跟着他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他的精神力竟然在刚才的短时间内增长了4刻度,达到了37刻度,而距离2级巫师的60刻度并不遥远,而且精神力仿佛凝实了许多。

    当然,巫师的精神力并不仅仅是达到刻度相应的刻度就可以的,相应的还有质量的提升,以及正式巫师的10刻度和高等巫师的10刻度,绝非相等的。

    腓特烈调整了一下状态,身体仿佛从方才那种窒息的环境中离开,但是他依旧有些疑虑,刚才的那滴水应该让他的身体陷入窒息之中,而是让欺骗他的精神,让他的意识认为他处于窒息之中。

    虽然他的身体在不断的吸气,但如果窒息时间增长,或许会让他的大脑认为身体因为缺氧而死了,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

    “犯险了,不过这应该是刺激精神力的方式,想要得到什么就必须要付出什么,很公平。”

    哪有什么轻轻松松瞬间超脱物外的存在。

    就说腓特烈自己,他为了得到非凡力量,也知道自己一个人无法完善整个体系,这才造就了巫师,造就了斗气骑士。

    所有的巫师和斗气骑士都是他的棋子,为他不断完善整个体系。

    在这个前提下,才是对整个世界阶级进行洗牌的布局,促使这方世界黎庶的苏醒,摆脱愚昧。

    他之所以要弄出遗迹,就是要名正言顺的给巫师们魔化植物,同时给予巫师压力,在这种压力之下,他们才能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动力,沉下心为他推动体系的完善。

    一切都是以他的目的为核心!

    若不然腓特烈是搞慈善的?又哪来的影响力不断完善体系,改造植物、生物,乃至整个世界?

    他从来都不是什么圣母,在他的心目中,他自己自然是最重要的,其他的都得往后排。

    但是在完成目的之余,对世界进行洗(ge)牌(ming)提高下层黎庶乃至于骑士的重要性,这过程中固然会有所牺牲,但是……

    这就是代价啊。

    从来都不存在不流血的洗牌以及战争,或许对于某些个体来说很不公平,但他无法做到十全十美的事情。

    平复了心中的思绪,腓特烈看着玻璃杯中散发着微弱热气的温水,他再次将食指伸入其中。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