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的无限旅程 第1章 大宋狱卒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二郎,李差拨可在么?”

    听到有人叫着自己的名字,身穿圆领右窄袖衫,戴折角幞头的李南连忙从瞌睡中醒转,抬步来到监牢外面。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猛然从昏暗的环境中来到阳光下,李南不禁微咪双眼,适应了一下强光后,这才看清了面前之人。

    这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婆婆,手里捧着一个粗布包裹。

    李南微露怜悯之色道:“王婆婆,你这是又来看儿子?”

    “是啊,谁叫我生了这么莽撞的儿子。”

    王婆婆说着话,将手里的布包递给李南,“二郎啊,这是给我儿子做的衣服,劳烦你带给他。”

    李南接过包袱仔细摸了一下,发现并无异物,这才开口说道:“放心吧,我一会进去就给王虎送去。”

    眼见得李南转身要进监牢,王婆婆轻拉他的袍袖,将一串钱放在他手中,“李差拨,总是麻烦你办事,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你可千万别嫌少。”

    李南望着王婆婆那因为经常浆洗衣服,以至红肿不堪的双手,叹了口气将那串钱递还到她的手里。

    “我虽是一介狱卒,可是我也不是什么钱都收,你自己留着用吧。”

    王婆婆以前来看望儿子,如果不使些银钱,就连东西都送不进去。

    如今李南一文钱都不要,这老妇不禁老泪纵横的感激道:“李二郎,你宅心仁厚,以后定然会子孙满堂大富大贵!”

    送走了不断说着感谢话语的王婆婆,李南呼吸了几口外面的新鲜空气,这才返回昏暗潮湿,还散发着恶臭的监牢之中。

    将包袱放在桌案上,李南坐在凳子上倒了杯水喝光后,苦笑着自嘲道:“老子努力了那么多年,刚刚贷款买上了房子和汽车,没想到方向盘还没抓热乎,就出车祸来到这个鬼地方,又哪来的什么大富大贵!”

    李南来到大宋已经有两月有余了,离开了现代化设施包围的环境,非常突兀的来到这个时代,真的有很多不习惯的地方。

    不说别的,单说没有了手机网络,这就让一个现代人简直无法忍受,李南也终于理解为什么古人都喜欢饮宴狎妓,实在是晚上没有什么事情可做。

    再说别人穿越即便不弄个王侯将相,也会混个富家公子的身份,像他这样穿到一个最低等狱卒的身上,可真不是什么好去处。

    李南虽然工作多年,早就将学校的那点历史知识还给了老师,可是还依稀记得,像他这种小吏是永远没有资格做官的。

    每日蹲守在这宛如人间炼狱一般的监牢里,没有升迁希望的他,又靠什么大富大贵子孙满堂呢?

    想到这里,李南不由摸了摸右手食指上的一枚黑铁戒指。

    这枚看起来不值钱的戒指非常奇怪,李南尝试了好多方法,可是无论如何都拿不下来,这东西应该有什么神奇的效果,可是暂时他还没有弄清。

    摆弄了一会这枚神秘的戒指,可依旧没有什么发现,李南只好放下了这件事,抓起桌上的包裹,走进了里间昏黑的走廊。

    走廊两侧是一排三米见方的简陋囚牢,由于墙上只有拳头大小的通风口,所以没有多少日光能照射进来,整个监牢都显得特别昏暗,只有两边几盏油灯闪着微弱的光。

    这里常年不见天日,空气中充斥着各种臭气和血腥味,正常人待着一会儿也受不了,李南算是久在鲍鱼之肆,不闻其臭了。

    用腰间的刀鞘敲击了几下栅栏,李南喊道:“王虎,过来拿衣物。”

    这间牢房里关押着一个将近两米高,面貌憨厚的粗壮大汉,他闻声从枯草堆里站起身来,面带喜色的说道:“李差拨,俺娘有送吃的来么?”

    从栅栏的缝隙将包裹塞进去,李南摇头说道:“你挺大个人了,就知道吃。出了事还要你娘来照顾你,等你出去后,要好好照顾你娘知道么?”

    王虎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应道:“嗯,俺知道了!”

    李南正打算回到桌案旁休息,却听到王虎对面的囚牢里传来锁链碰撞之声,一个披头散发的带着铁叶盘头枷的汉子扑到栅栏前,嘶吼道:“你们这些狗东西,快给大爷拿饭食来,否则我出去就杀光你们全家!”

    李南斜眼看了看这个恶匪,不屑的说道:“花斑虎,你这狗一般的东西,你奸杀了六名尚未出阁的女子,又如何还有出去的可能。我劝你还是安静点吧,免得再受皮肉之苦。”

    丢下这面露绝望之色的杀人淫贼,李南回到桌案旁又打了几个盹,也就到了交班的时候了。

    一个穿着同样衣饰的矮胖狱卒,手里吊着几个装着熟食的油纸包和一壶酒走了进来。

    将酒菜放在桌案之上,矮胖狱卒撇撇嘴问道:“二郎,今日那个花斑虎呱噪了没有?”

    “刚才又跟我叫嚷了一番,不过看样子应该没什么气力了。”

    矮胖狱卒冷笑道:“嘿嘿,咱们收了那六家事主的银钱,替他们解恨,这花斑虎不但铁叶盘头枷一直没摘,还用了饿饭之法,我就看他还能熬几天,他要是再闹,晚上我给他来个闷招!”

    他说的这铁叶盘头枷,就是带着镣铐的重枷,时间长了,犯人颈骨就会变形,腕骨也会折断,铁链子甚至会长进肉里去。

    至于那饿饭之法简单了许多,就是不给囚徒饭吃。

    最后所说的闷招就比较狠了,乃是用袋子装上土石压在犯人的肚子上,让对方只有出气没有进气,到时候是伤还是杀都在狱卒一念之间。

    这都是狱卒必会的手段,不管你是多狠的强人,只要进了这监牢之中,若是没有人打点,那就别想着好好出去。

    李南虽然不会对犯人行此恶行,但是对于其他狱卒整治花斑虎,他也是乐见其成的,毕竟那六户人家使得银钱很足。

    说罢了花斑虎后,矮胖狱卒指着桌上的酒菜,笑着对李南说道:“二郎你还没有婚配,即便回家也是无事,不如咱们哥俩喝点?”

    李南拱拱手说道:“多谢赵家哥哥的美意了,不过我有些担心自家大哥的病情,就不多留了。”

    “那好,什么时候有时间了,跟哥哥说一声,咱们去找个馆子好好喝点。”

    辞别了同班的赵家哥哥,李南走过两条街,径自来到了回春堂药铺。

    李南这次魂穿的同名狱卒,还有一位重病的兄长在家,平日里全靠贤惠的嫂嫂细心照顾。

    既然占了对方弟弟的身体,因此李南也将赚钱给李家大郎治病的事情揽了下来。

    因为李南经常来给自家哥哥抓药,所以药铺的伙计和坐堂大夫也都识得他,虽然他只是县衙看守监牢的小小狱卒,可是谁敢保证自家亲友永远不犯事,故而都对他非常热情。

    回春堂的坐馆大夫从桌案后站起身来,面带笑容伸手请道:“李二郎,你来了,快快请坐。”

    一待李南坐下后,药铺伙计连忙送上茶来。

    李南也没有说什么客气话,开门见山的问道:“刘大夫,我家哥哥服用了你开的药已有多日,可是没有任何效果,你就给我个准信,他这病到底是何故啊?”

    刘大夫面带难色的摇头说道:“唉,二郎啊!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你家大郎如今脑中正虚邪盛,病入膏盲,如今只能继续服用《追风应痛汤》缓解痛楚。”

    其实李南这些日子看到家里的哥哥病发时,头部疼痛难忍的直撞墙,估计他十有**得的是脑癌之类的病症。

    这种绝症就是放到医疗手段发达的后世,也没有什么治愈的希望,何况是在宋朝呢?

    就像刘大夫所说,能缓解疼痛也就是对病人最好的处置方式了。

    对于大郎这个哥哥,李南也没有什么太深的感情,不过是一份责任而已,既然大夫都说了无药可救,那也不必多说了。

    李南站起来叹道:“这也怪不得大夫,看来合该我家哥哥命该如此。”

    看到李南站起身来,伙计机灵的抓来几副《追风应痛汤》送了过来。

    接过了装着药材的纸包,李南从怀中掏出一把散碎银子问道:“这几服药多少银钱?”

    小伙计连忙摆摆手说道:“我家老爷已经说过了,凡是二郎来买药,一律不准收钱,您就拿走吧。”

    这两个月的时间,李南已经习惯了各家商户对待衙门小吏的宽容态度,既然大家都是如此,自己也没必要清高,当下道了声谢后便直奔自家而去。

    走进自家临街小楼后,李南喊道:“嫂嫂,我回来了!”

    只听得从楼上传来一个娇怯的声音:“叔叔别上来,你先稍等一下。”

    不多时,大郎的妻子,也就是李南的嫂嫂便走下楼梯。

    说是嫂嫂,但是因为宋朝女孩十五岁及笄便可婚嫁,虽然他们成婚已经两年,可实际上她的年纪要比十九岁的李南小上几岁,看起来就像妹妹一般。

    看到嫂嫂那曲线柔美的脖颈处还带着水珠,一股沐浴过后的清香之气扑鼻而来,清丽俏脸微微发红,久未沾染女色的李南见此丽色,不禁有些发热,连忙转过头去不敢再瞧。

    李南这年纪不大的嫂嫂似乎也感到不妥,所以有些局促的解释道:“大郎刚才病发,弄脏了我的衣裙,所以我才洗漱一番,不想叔叔却回来了,我...我这就去做饭。”

    却说李南回了自己房间,靠在床铺之上仔细思索这宋朝以后的历史事件,研究有没有出头之日。

    可是毕竟在前世之时整日忙于工作,关注的都是自己的业绩和工资奖金之事,好久也没有读过书,一时间什么都想不起来。

    半睡半醒之间,楼外传来一声惊呼,听声音正是他那年纪不大的漂亮嫂嫂所发。
上一章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