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鹿轩辕 第三百五十一章 揪出内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不自量力!”黑羽自始至终就知道穆永康不会赢,她对自家主子还是非常了解的,只有陌玉算计别人的份,哪轮到别人对他耀武扬威。

    一个人最痛苦的时候无非是将你高高捧起,让你站在最耀眼的位置上,然后再将你狠狠推下,让你坠入深渊。

    黑羽就等着穆永康一招败北,然后挖苦于他,谁让这人敢对自家主子不敬。

    穆永康此时就如同坠入悬崖的幼兽,眼睛中除了不可思议,还有浓郁的彷徨。

    随着”砰”的一声响,电流在水怪身体内流窜,只是片刻功夫,水怪就成了满天水蒸气,隐匿与空气中。

    他输了!

    这想法就如同魔音一般缠绕在他的耳中,挥之不去,穆永康宽厚的肩膀微微松垮,整个人有一种说不出的颓靡,也不知道为什么,黑羽看着这样的穆永康,接下来再想继续讽刺的话,竟是怎么也说不出口,只得悻悻的闭了嘴。

    陌玉目光不经意的瞟了黑羽一眼,唇角勾起一个奇异的弧度,黑羽自来就是一个冷肃的性子,什么时候还会主动奚落人了?他被挑衅,黑羽上前要干架,他赢了,黑羽又想要讽刺穆永康,看这样子,黑羽这颗老铁树也算要开花了。

    陌玉再将目光看向赫连梨若的时候,赫连梨若的眼睛已经微微眯起,像是会笑的月牙般弯弯的,眸光清澄,煞是动人,显然她也看出了端倪。

    赫连梨若开口的时候,声音还是有点凉凉的:“莫不是,有戏?”如果真是这样就太好了,穆永康一直对赫连梨若很好,虽说她心有所属,拒绝穆永康是必然,可她总觉得这样伤了穆永康一片痴心非常愧疚,如果黑羽能和穆永康在一起的话,那可就是各花入各眼,她也不用觉得负疚了。

    情之一事,本就难说的紧,陌玉可以对她一见倾心,穆永康也是在看见她第一眼的时候便痴傻的追求,那想来冷漠的黑羽看见穆永康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他,也不是什么难理解的事。

    一段感情结束,只有另一段感情开始,才能将之前的伤痛尽数抹平。

    陌玉笑道:“妹有情,郎无意,不过,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我回头提点她一下就是。”

    赫连梨若点点头:“也对,至少要让黑羽这丫头认清自己的心。”

    黑羽的视线一直关注在穆永康身上,见到他颓废的样子,心里就觉得火冒三丈,现在的模样与穆永康第一眼映入她眼帘时的样子大相径庭。

    她带领手下之人到达现场的时候,就见到穆永康全身缠绕在水蓝色的波浪中,一双眼睛格外明亮,那眼睛就像会说话的精灵,让她心里就像被滚烫的烙铁烫了一下,黑羽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感觉,但是她想要刺1激他,想要引起他的注意。

    穆永康正沉浸在自己的心境里无法自拔,这么多年了,他何曾受到过这般,在七长老馆,甚至整个御剑门,他说话都是掷地有声,有几个人敢跟他唱反调的?

    现在不仅他心爱的姑娘丢失了,连同他想要争夺自己心爱姑娘的心思都被秒成渣。

    他抬起头,看着赫连梨若和陌玉站在一起,那神仙眷侣好似一对璧人的画面,刺痛着他的眼。

    他想要怒吼,想要发泄,他觉得周围暗沉沉的没有光亮,如果不发泄出来,他就会要沦陷在这片黑暗中无法自拔。

    马文君、郎浩中他们看着这样的穆永康,心里有几分心疼,可是清官难断家务事,他们现在就算想要去安慰穆永康,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总觉得所有的安慰对穆永康来讲,都过于苍白。

    至于之前还在起哄的众人,见到穆永康如此神伤的模样,也突然偃旗息鼓,纷纷停了交谈,气氛有一瞬间诡异的安静。

    就在这片刻的安静中,陌玉指着队伍里的一个人喊了一声:“你!”

    这个人是最早跟随陌玉进入鬼域森林中的一位,名叫于良。

    见到陌玉伸手指向他,陌玉的眼睛轻眯一下又随即睁开,于良心里就扑通扑通一阵乱跳,他心里发慌,手指尖瞬间冰凉冰凉的没什么温度。

    为什么单独喊他,难道被发现了?这是于良的第一反应,他惴惴不安,惊慌的想要躲闪陌玉的目光,刚才那些黑衣人的死对他的冲击太大,本以为这次他绝对可以立下一功,得到那人的垂青,没想到这些人的运气那么好,马文君和黑羽及时赶过来,让战局逆转,这才导致他功亏一篑。

    但是他一直隐藏的很好,再不安的抬头看了陌玉一眼,见陌玉唇角挂笑,似是并未发现什么,于良暗暗呼出一口气,做贼心虚就是这般吧。

    “应该没事的。”于良这么告诉自己,然后挺直腰杆,再恭恭敬敬的对陌玉拜了下去,“主子有何吩咐?”

    “你来。”陌玉笑着对于良勾勾手,那一刹那,微风轻轻飘过,他飘逸的长发随风摆动,就是一个典型的妖孽,让人看了都不禁要流出口水来。

    这一下 ,于良更是觉得陌玉什么都不知道,心里的大石便落了地,稳稳当当的走到了陌玉跟前。

    还未待他站稳,陌玉竟然一个直摆拳,直挺挺的击打在了于良的面门上,于良当时就鼻子献血横流,整个人倒飞出去摔倒在地。

    于良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擦了一把脸上的血迹,不解道:“不知道于良做错了什么,让主子如此动怒?于良一直誓死效忠主子,自认无半点逾矩,若主子因为心情不好来惩罚于良,那于良也认了,只求主子让于良被罚的明白。”

    这话诛心啊,一个对陌玉誓死效忠之人,陌玉说揍就给人揍了,理由还是心情不好,众人难免想到刚才穆永康和陌玉对战之事,难道是因为穆永康看上赫连梨若,陌玉心情不好,所以对手下人发作?

    这话不仅是让在场众人无限遐想,就连陌玉的手下只怕也会寒心吧。

    陌玉却丝毫不以为意,他骨节分明的纤长玉指轻轻拨弄了下随风飘扬的长发,张扬的咧嘴一笑,好看的牙齿似乎都能感染人心,让人心里恨不得跟着他一起笑看云卷云舒,这是一个可是随时蛊惑人心的妖孽。

    “啪啪啪”陌玉轻轻拍了拍手,嘴角一撇,道:“还真是一刻也不安分啊,自从你到我身边之后,就成了李思思的眼线,我的行踪你是丝毫不落的汇报给她,怎么,都不记得了?”

    陌玉目光倏地凌厉,让于良心里一阵忐忑:知道了,他知道了,他早就知道了,可为什么现在才将他揪出来?他到底是哪里露出了马脚?应该不至于,难道只是诈他?

    于良一咬牙,声音悲痛道:“我对主子的心,天地可鉴,没想到主子竟然误会我这么深。”那声音,当真就是一个终于主子的手下被冤枉时的绝望,很能打动人心。

    陌玉点点头:“嗯,戏演的不错。”

    随后就如数家珍的列举着于良的罪行:“李思思把你安排到我身边还真是煞费苦心,鬼域森林里夜晚偷袭是你给提供的队伍方位,虎狮中毒也是李思思一来到白金城和我分开后就安排的,但是虎狮怎么会找到我们,这个就要问你了,还有刚才关键时刻到来的黑衣人,也是出自你的手笔吧。”

    陌玉每说一件,于良的心就下沉一点,当陌玉将话都说完后,于良已经面如死灰,但是他还想要做最后的挣扎:“主子说这些罪责,于良可担当不起,黑衣人夜袭的事情于良根本就不知情,虎狮围攻众人也是偶然,至于刚才来的黑衣人,他们已经全死了,于良就更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了,凡事要讲求个证据,我如此对主子掏心掏肺,若被主子冤枉致死,于良,不服。”

    说的那可真是一个无辜啊…陌玉笑道:“嗯,不错,到这个时候还能睁眼说瞎话。”说着,陌玉手中亮光一闪,就将几份字迹清晰的书信从乾坤袋中拿了出来。

    于良心里一沉,忍不住道:“这些怎么在你手里?”

    怎么在他手里?呵,若是发生在他眼皮子底下的事他都不知道的话,那他还怎么做这个主子?

    于良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恶狠狠的瞪视着于良,这个于良,这个内奸,真该死。

    虎狮一战,若不是赫连梨若力挽狂澜还不知道结果会如何,就在刚才,如果不是丹宗被马文君震慑住,那黑衣人加入战斗,对在场所有的人来讲,都会是毁灭性的灾难。

    “为什么,你为什么那么做?”陌玉的一位手下厉声质问,似乎觉得这么些年,错看了于良,一颗真心喂了狗。

    于良沉默了片刻,突然疯狂的大笑起来:“哈哈,为什么,为了爱情啊,为了我所爱的人,就算死又何妨?只是有一事我不明白。”于良抬头看向陌玉,“你既然什么都都知道,为什么现在才将我揪出来?”

    陌玉深情款款的看着赫连梨若,悠悠道:“此次前来白金城,李思思暗中派了不少人前来,我若不让你把他们引出来一举歼灭,怎么能确保我家娘子的安危?”

    无形中,撒了一把好狗粮啊。

    神情的告白完,陌玉冷笑一声,对于良道:“现在,你可以死了。”

    陌玉话落,自有手下之人要代为效力,可这个时候,只听穆永康“啊”的一声尖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