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啸游龙 第一七四章 我们赢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孟坦一倒地,顿时激起他的凶性,大吼一声,一个转身,竟然将严柳青整个身体拽了起来,从左到右划过一个半圆,狠狠地摔在地上!

    “咚!”

    只听到擂台之上传来一声沉重的声音,严柳青背部先着地,像一个沉重的沙袋被人从一边抡到另一边,顿时疼入骨髓,整张脸因太过疼痛瞬间变的苍白!

    “啊!”

    下面观战的学员中,随之传来女生尖锐的呼喊声,严柳青被这么一摔,看着都觉的疼,很多人不忍再看,闭上了眼或者扭过了头。

    但是,严柳青咬着牙强忍着痛,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怕自己一呼喊,将腹中的一口气泄了,那他要爆发力量时,就要少了几分劲力!严柳青抓着对手不放,用头猛然撞向孟坦的面门,距离太近,同时孟坦没想到对战时有人会用此招数,躲避不及,被严柳青撞个正着!

    坚硬的额头撞在光头孟坦的眼睛上,孟坦立即感觉满天金星,眼内酸痛,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顿时模糊了视线!严柳青一招得手,尽管自己的头部同样痛疼,但不影响他视物,趁机翻身骑在孟坦身上,左手仍然紧抓不放,空出右手,握紧拳头,迅速在孟坦头部连续击打!

    孟坦头部顿时被雨点般的拳头接连砸了十几下,他连忙躬身收臂,全力护头,后面的拳头全都落在他的手臂上。严柳青见对方护的严实,后面的拳头开始落向其他要害,如脖颈,胁下,胸口,肚脐,下阴等,下面观众看的激动,大声的欢呼着,大叫“打他!”“打他!”“揍死他!”

    只是,没过多久,孟坦的眼睛渐渐可以视物,这一段时间他被严柳青猛打黑拳,憋了一肚子火,令他恼羞成怒,瞅个空档,一个大翻身,将骑在他身上的严柳青掀翻在地,同时身随人走,严柳青刚落地,孟坦的铁肘随即砸在他的胸口,紧接着传来“咔擦”一声脆响,应该是胸骨被砸断的声音!

    这一次严柳青实在忍不住,发出一声惨烈的吼声!孟坦乘机站了起来,一只手把严柳青带了起来,另一只手狠狠击打在他的腹部,严柳青毫无防备,疼的弯下了腰,刚好迎上孟坦的第二拳,这一拳坚坚实实的落在了他的脸颊之上,顿时,严柳青的半边脸红肿了起来,鲜血从口中喷射而出,双目呆滞,显然意识有些模糊!

    孟坦发泄着心中的怒火,一拳重过一拳,拳拳到肉,狠砸严柳青,严柳青很快意识全无,但是他的右拳仍然在无意识的挥动着,试图还击。只可惜,他的拳头越来越无力,落在孟坦身上如同挠痒。

    孟坦被抓着的手臂猛然一甩,终于将严柳青摔了出去,严柳青直挺挺的落在地上,失去再战的能力。

    孟坦仰天长啸,样子狰狞恐怖!他的一只眼睛眼圈发青,身上到处都是血迹,那些都是严柳青的鲜血。

    精武学院的师生在台下露出笑容,一付果然如此的高高在上的模样。欧阳剑很是神气的环顾周围,看到别的学员一付跃跃欲试的模样,笑着说道:“大家稍安勿躁,耐心等待。这点儿强度的打斗对孟坦来说算不了什么,如果英雄武院上台的人只是这种水平,我估计孟坦至少还能打五人!如果再遇到招架两招就认输的怂人,孟坦一时半会儿完不了,大家还是平心静气的慢慢欣赏吧。”

    欧阳剑这几话立即平复了很多人的心情,昆锋满意的点点头,继续把目光投到擂台之上。

    “哈哈哈哈,还有谁?还有谁?”孟坦张狂的叫嚣着,向前走了几步,来到严柳青的身边,忽然抬腿一脚,踢垃圾一般把他踢下擂台。台下观众立即将严柳青接住,轻轻的放在地上。

    武长老一众人急忙赶了过来,帮他推宫过血,严柳青悠悠转醒,吕从安立即喂他一粒治伤丹药。

    “吕老师,我没给武院丢脸吧?”严柳青惶恐的问道。

    吕从安顿时眼睛发红,强忍着眼泪说道:“你是好样的,虽败犹荣,武院为你感到骄傲!”

    严柳青神色瞬间变的安然,轻声说道:“老师我没事儿,躺几天就好;胡广会,过来。”

    胡广会立即上前,红着眼蹲在他的身旁。

    严柳青轻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胡广会并不言语,只是咬牙点头,最后站起身来,大声说道:“兄弟你放心,我就是死也要将那个混蛋打下擂台!”

    说完,胡广会大步走向擂台,心中荡起滔天战意!这一战,哪怕只是为了替兄弟报仇,也要战他个天翻地覆!

    台下众人把严柳青抬上担架,要带他下去治疗,经过检查,发现他的胸肋被打断三根,还好没有刺入脏。但是严柳青不肯让人抬走,非要坚持着看完胡广会的这场比武。

    武疯子最终答应了他的要求,并让医护人员就地为他恢复断骨的位置,并做好应急保护措施,等看完这场比试再带下去精细治疗。

    胡广会目光坚定的踏上擂台,只是那份大无畏的气度就令

    观众们心中折服,大声叫好!

    “胡广会,加油!”

    “兄弟,撕了他!”

    “打倒那个光头,上啊!”

    ……

    胡广会踏上擂台的那一刻,目光变的冷峻!他并没有犹豫,也没有说话,向着孟坦冲了过去!

    孟坦看着比他瘦弱一大圈,个子也比他低半头的胡广会向自己冲来,轻蔑一笑,毫不示弱的迎了上去!

    “呀!”

    离的近了,孟坦大吼一声,双拳轮番出击,左右开弓!胡广会并没有攻击,抬肘护头,左闪右躲,脚下小碎步前后移动,控制着二人之间的距离。

    如此滑不留手,令孟坦十分难受,一口气打了十几拳,未打中一下,气势顿时消减。胡广会绕着孟坦快速移动,并不主动出击,孟坦被他转的心烦,大吼一声,再次扑上!

    胡广会还是侧移避过,孟坦伸手来抓,抓向胡广会的衣领,胡广会向右侧躲闪,同时弯腰闪电出拳,正中孟坦软肋,脚下半蹲前踹,踢到孟坦小腿。孟坦前冲之势正凶,连中两记,一个踉跄向前东倒西歪紧跑几步,差点摔倒。

    “好!”

    “打的好!”

    台下顿时传来喝彩声!

    孟坦止住身形,猛然回头,恶狠狠的盯着胡广会。再次大吼一声,两臂展开,如一只凶猛的野兽,再度扑了过来!

    胡广会站在原地,摆开架式,等他来攻。孟坦冲了上来,起脚横扫,胡广会灵活的退步避让,孟坦左腿落下,右腿又起,连环踢出数脚,胡广会并不硬拼,连连闪躲,眼看被逼到擂台边缘。

    孟坦狞笑一声,双掌推了过来,要把胡广会推下擂台。胡广会再次侧移,对着孟坦的腋下迅速出拳,拳头到肉并没有立即收拳,而是送出几股劲,这才收拳后辙。

    孟坦紧追几步,双臂环抱,要把胡广会抱在怀里,胡广会蹲身旋转,转向擂台中央,旋转中忽然抬腿后蹬,背对着孟坦却正中他的肚脐。这一脚真是神来之笔,孟坦根本没有想到对方在逃避之时还会突下狠手,毫无防备之下完全中招,惨叫一声抱腹下蹲,显然疼痛难忍。

    台下观众亦没想到会有此变化,顿是一片哗然,喝彩叫好之声连绵不绝!本来大家都为胡广会捏了一把汗,看着他一直被人家追着打,却鲜有反抗,担心他会坚持不住。没想到胡广会冷不丁回击一次,看样子十分有效。

    虽然孟坦蹲了下去,但是胡广会并没有乘机攻击,而是退到擂台中央,静静等着。他的双眼沉静如水,不见一丝波动,一层淡蓝色的灵力渐渐笼罩在他的周身,水之力!

    “不好!孟坦可能要输!”严锋突然低喝一声,眉头皱了起来。

    “孟校长,孟坦虽然刚才中了两招,但他实力未损,不至于会输吧?”欧阳剑不解的问道。

    “我们都看走眼了!”昆锋无奈的闭上了眼,回想着之前孟坦与严柳青的交手,好一会儿才再度睁开双眼,对欧阳剑说道:“是我们太自大了,如果孟坦胜了上一场,不再继续守擂,也就不会有什么事情,可是,我们低估了英雄武院的学员对胜利的渴望!并不是所有学员都像之前那个叫什么‘丧良心’的。后面出战的那位新生,为了一场胜利,居然甘愿牺牲自己。欧阳,你不觉的前一位学员败的太快了吗?按他的实力,就算与孟坦有差距,但是也不应该败的那么快,你觉的呢?”

    欧阳剑低头沉思,回道:“昆校长,您这么一说,我也觉的蹊跷。如果是我,明知道不是对手,最大的可能就是避免硬拼,尽量游斗。拖延时间,寻找机会,或者制造时机一招制敌,这才有以弱胜强的可能,绝不会像他那样近身肉搏。”

    “不错,你分析的很对,事出反常必有妖啊!”昆锋感慨道,“而且,直到受伤落败都没有见到他使用灵力,甚至最后面对孟坦的反扑,连护体的灵力都没有动用,你不觉的可疑吗?”

    听到昆锋如此一说,欧阳剑大感不妥,连忙问道:“校长,现在怎么办?”

    “唯一的办法就是立即阻止比赛,命令孟坦马上下台。只是,如此一来的话,在场面占优的情况下认输,孟坦的脸面,你我的脸面,甚至学院的脸面,都要受损!否则的话,孟坦今日必将大败,甚至会受到很严重的伤势,真是难办啊!”昆锋无奈的说道,“好一个严柳青啊,了不起!”

    欧阳剑一时语塞,如果他是孟坦,此时要他认输下场,绝对办不到。就算听令辙了下来,心中也会留下疙瘩。

    就在昆锋与欧阳剑还在左右为难,万分纠结的时候,孟坦强忍着疼痛站起身来。

    孟坦的双眼变的通红,腹中剧烈的疼痛彻底激起了他的凶性,大吼一声:“你找死!”孟坦再度向着胡广会冲了过去,前冲中,不再保留实力,浓重的金之力透体而出,白色的灵力包裹着周身上下,令他看起来仿佛穿了一套白色的盔甲。

    “完了,准备为孟坦治伤吧!”昆锋痛苦的闭上了眼,刚刚扳回的大好局面,又要土崩瓦解,令他隐隐感到有些不安,心中不再如之前那么自信。

    胡广会冷冷注视着冲向自己的孟坦,两拳一前一后护在身前,同时右脚后退一步,左脚轻点地面,右腿微弯,把身体的重心后移。

    “看打!”孟坦霹雳般一声大喝,举起右拳,一记直拳狠狠的朝着胡广会砸来,带着满腔的恨意,仿佛要一拳将他砸成肉饼!

    胡广会不再躲避,重心前移,向前跨了一大步,迎着孟坦的铁拳冲了上去。胡广会伸起左臂格挡孟坦的拳头,同时右手成拳,拳头上带着浓重的灵力,一拳再次攻向孟坦的肚脐,丝毫不理会孟坦另一只砸向自己的重拳。

    “咚!”“咚!”

    接连传来两声拳头到肉的沉闷声,孟坦中拳蜷缩身体,侧倒在地上;胡广会面门中拳,鼻血长流,只是他傲然挺立,冷冷注视着倒地的孟坦。

    孟坦捂着肚脐,腹中剧烈的疼痛让他实在难忍,豆大的汗滴渗出额头,掉落地上。

    “你,你耍诈!”孟坦目露凶光,心有不甘的低吼道。

    “耍诈?哼哼!我怎么耍诈了?众目睽睽之下,我如何耍诈?”胡广会冷冷问道,并开始向他逼迫过去。

    “我的身体强度不可能这么脆弱!受了你几拳就如此疼痛,甚至严重影响我灵力的运转,你说,你到底对我动了什么手脚?”孟坦虽然不知道如何中了别人的暗算,但是他知道,他今天要栽在这里了,只是,心中的疑惑不解开,他输的不服气。

    “我没对你动任何手脚,你输了,滚下去吧!”走到孟坦的身边,就如同他刚才踢严柳青一般,胡广会大力一脚 ,将孟坦踢下了擂台。

    “兄弟,我们赢了!”看着台下观战的严柳青,胡广会向他举起了拳头,口中低声说道。

    “我们赢了!”严柳青同样低声呢喃着。

    “我们赢了!”

    “我们赢了!”

    擂台之下,顿时变成欢乐的海洋,压抑了好久的学员们大声欢呼起来!吼着,叫着,蹦跳着!好多感性的学员都热泪盈眶,为这一场来之不易的胜利而感动!

    掉下擂台的孟坦被精武学院的同窗接了回去,到现在他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败,口中不断的重复着,“我为什么会失败?我为什么会失败?”

    “孟坦,打起精神来!”昆锋来到他的面前,看到他这样的状态,立即开导他,说道:“孟坦,是不是输的不甘心?是不是心里憋屈的很?”

    “昆校长,对不起!我的实力明明在对手之上,为什么最后失败的人是我?我感觉真的很窝囊,我给学院丢脸了!”孟坦抬起头,满脸愁苦的说道。

    “孟坦,不怪你,不是你不够强,而是我们败给了同一个人。”虽然不愿意承认,可昆锋还是决定让他的学员勇敢面对,成长的路上,哪个人不得经历一番挫折坎坷,只有勇敢的面对,才能快速的成长。

    “校长,我在擂台之上,可能是当局者迷,您在下面看的清楚,我到底是怎么败的?”孟坦不甘心的问道。

    “你不是败在了这一场,可是败在了上一场!”昆锋校长提高音调说道。

    “上一场?上一场我明明将对手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而且用时很少就将他踢下擂台,怎么会是我输了呢?我不懂!”孟坦十分不解的问道。

    “刚开始我也这么认为,所以,我也败了,败在了那个小伙子的心智品性之下。”昆锋感慨的说道,“孟坦,如果凭真实实力交手,你自问,如果要胜那位学员,你得花去多少功夫?”

    孟坦沉思数息,皱眉说道:“您这么一问,我也感觉到确实有些不对劲,他的实力不差,虽然比不上我,但是也不至于那样不济。”

    “那是因为,他与你短暂的交手中,每一次与你接触,他都将他的灵力暗中送入你的体内。如果我猜测不差的话,他修练的应该是偏阴柔的功法,他将灵力小心的侵入你的体内,而你没有察觉。”昆锋解释道,“所以,当你将他打败的时候,他连催动灵力护体的基本保护措施都没有做,因为,他将灵力都注入了你的体内,他自己所剩无几。”

    “原来是这样!”孟坦如梦初醒,说道:“也就是说,当后面那个人与我比武时,他每击中我一次,就会引动前面那人留在我体力的灵力,令我内外受敌,受到的伤害等同于同时来自两个人的攻击。”

    “不错,就是这样!”昆锋肯定道,“来,我帮你检查一下伤势,我估计,你体内已经被破坏的一塌糊涂,你要有心理准备。”

    孟坦点头,接左臂伸给昆锋。

    昆锋手指搭上孟坦手腕,帮他仔细诊脉,面色先是凝重,慢慢恢复如常,最后松开手指,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