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嚣的海德拉 3·神明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头疼啊……

    静静地屹立在山巅,海德拉的目光中带着些许的凝重与隐隐的无奈。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如果说人类最擅长什么的话,那么就是赋予某一样东西极为特殊的含义……也就是之前所说的神圣性。

    但是抛开人类的感性思维,放到更高层次的生命的眼里,人类眼中的神圣性真的有那么神圣吗?

    并不。

    这是显而易见的,就像兵蚁们都会誓死捍卫蚁后一样,但是对于人类而言,蚁后最大的用处或许就是用于生态研究或是作为一种补充蛋白质的手段。也正是因为如此,神明们对于人类所赋予的神圣性并不在意,有的人经常会认为神爱世人。但是事实上,神创造了那么多的东西,他真的会去爱吗?

    结果应该是不会吧?毕竟,不管是从生命层次还是从什么其他的角度,凡性与神性都存在着无法逾越的天堑。就像现在这样,哪怕只是刚刚降生,海德拉也一样有着能够轻易摁碎岩石的恐怖力量。脑海中也有完整的传承下来的知识与记忆,完全不需要向人类那样还需要后天的锻炼与学习。单从知识掌握的量而言,海德拉从降生开始便出现在了九成以上的人类的能够达到或者说理解的终点……

    摇了摇头,海德拉并没有再继续深入的细想下去。他开始将目光看向了自己身旁周遭胞族们。

    在刚刚思考的过程中,其他蛋壳中的小家伙们也都慢慢地爬了出来。比较令海德拉在意的是那个从一个蛋壳中爬出来的三胞胎姐妹。单从外形来看,她们身上流淌的血脉毫无疑问的要更接近于蛇母。

    上半身为人,下半身为蛇。紫色的眸子里带着一道浅浅的竖痕。并非是婴儿的姿态,从降生开始她们便是少女十三四岁的样子。头发也同样是紫色的,并不艳丽,但是却十分柔顺。宛若白玉一般的肌肤令他们看起来就像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但是可能是因为三胞胎的缘故,他们的营养也显得有些跟不上。三个相互独立,而又彼此联系的小家伙正在那里卖力的啃着蛋壳……

    戈尔贡三姐妹……吗?

    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三个胞族,海德拉那尿黄色,说好听点为琥珀色的眸子中闪过了一模思索。

    戈尔贡三姐妹中,要说最令人们所熟知的,便是那个脑袋被珀尔修斯斩下,镶嵌在盾牌上的美杜莎了。而有关戈尔贡三姐妹的诞生,也有许多不同,且相对独立的版本。其中最为出名的,便是美杜莎原本是雅典娜神庙的女祭司。但是因为美貌的缘故,受到了海神波塞冬的觊觎。为躲避这一切,她逃到了雅典娜的神庙中祈求庇护。但这并没什么作用,甚至直接在在神庙中受到了波塞冬的凌辱……

    得知了这件事情的雅典娜十分愤怒,但是雅典娜因为身份与地位的缘故,无法惩罚波塞冬,于是便将美杜莎变成了可怕的蛇妖,并诅咒其任何看到她视线的生命都会被石化。顺道还迁怒了她的两个姐姐……

    除去这个以外,有关美杜莎的降生还有许多不同版本的传说进行流传。但是现在看来,版本应该能够确定了……

    除去戈尔贡三姐妹之外,其他的胞族海德拉从外貌上也能看出些许的端倪。

    那个长着一堆脑袋的黑犬应该便是传说中的地狱三头犬刻耳柏洛斯了……与人们所知道的不同,地狱三头犬一共有五十个头。只不过为了方便雕刻,所以工匠们将其简化为三个头。在前世,这是可以理解的。毕竟铸造的工艺放在那里,而且一条狗的身上长出五十个头本身也的确有些比例失调的意味在里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到了什么影响,刻耳柏洛斯那数量繁多的脑袋中有三个脑袋格外的引人注意。原因无他,在一片满是纯黑的犬头中,唯有这三个是带着其他颜色的。

    单从外貌来看,一个哈士奇,一个萨摩耶,一个阿拉斯加……

    ……

    难怪最后会被哈迪斯骗去到冥府看大门……以及……难怪冥府成天闹腾不断。

    除去三傻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胞族。比如鹰身女妖,斯芬克斯,科尔基斯魔龙之类的。数量还并不是很多。至少在海德拉认知当中的许多胞族都还没有出现……当然,不能排除其他胞族是以其他的传说方式降生的这一可能性。

    但是从已经得到的记忆来看,自己等人应该是第一批降生的胞族。而且如果是从破壳的时间来计算的话,那么自己应该能算得上是巨龙提丰的长男。

    海德拉并不是十分在意这个身份,就海德拉所知道的,对于神明而言,亲情这种概念要显得十分脆弱。没有礼教的存在,在希腊神话中,近亲**这种事情亦是显得十分常见。比如说宙斯神权中作为十二主神之一的美神,阿芙洛狄忒便有不止一个丈夫乃至数个情人,甚至经常会潜入凡间邀请勇士如其欢度**……

    甚至不仅仅是希腊神话,应该说整个西方的神话都是如此。比如和北欧神话相关的《旧埃达》中所记载的,洛基曾在“争吵(lokasenna)篇”中直言,几乎所有的女性神明都对丈夫不忠并参与了乱交……

    尤其是北欧神话中的女神弗蕾亚,为了一条项链,更是让四个丑陋的黑侏儒每个人轮流玩了一天……在海德拉的前世,西日耳曼地区的个别传说中,弗蕾亚还被与奥丁的妻子弗丽嘉混为一谈,这不得不说是一种侮辱。因为在北欧神话的源生地挪威,瑞典,丹麦中,弗蕾亚都是作为一名独立的神明存在的。

    但话又说回来……这在海德拉这种泰坦子嗣的眼里,似乎是有些不太可能的……

    因为在泰坦以及泰坦子嗣的眼里,不管是人类还是什么其他的东西,都只是造物罢了就像人自封为万物之灵,并鄙视,或者说在面对猪狗等动物时充满了傲然那样。像宙斯神权的神明那样与低等种乱性在泰坦一族的眼里显然是无法理喻的。

    不过宙斯之所以那样也并不是不能理解。

    毕竟……

    宙斯本身便是藉由凡人之手成长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