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影风云 第五百七十八章 另有任务(求月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王汉民一听不由得大为失望,然后叹了一口气,说道:“局座对上海的局势还是不太了解,这里的斗争环境远远比之前想象的要恶劣得多…”

    话说到一半儿,他又马上住了口,在段铁成的面前发局座的牢骚,还是交浅言深了,别最后给自己告一状,那就太失算了。

    段铁成微微一笑,决定不再和他纠缠这个问题,他转开话题说道:“这一次我来上海,局座还交代了一个重要任务,这件事情对你来说,算不上难事,如果完成了这件任务,多少也能够让局座高兴一些,到时候就算是有所失误,想来局座也会网开一面。”

    王汉民听到这里,精神一振,急忙问道:“局座还安排了什么任务?我一定尽力完成,请铁成兄明示!”

    段铁成身子前倾,声音放低,低声说道:“这一次我来上海,还带来了一个年轻人,这个人名叫甘明轩,是行政院军政部部长甘康年的公子。”

    随着段铁成的叙述,王汉民这才知道,原来段铁成此次来上海,还另有一个使命。

    原来这位甘部长,多年来在上海一直都经营着大笔产业,但都是由他门下的心腹连良畴出面,他站在身后予以庇护。

    这也是国党高官们的另一种赚取利益的方式,凭借自己手中的特权,官商勾结,营私舞弊,从中赚取大量的利润,这也是民国官场上的一种普遍现象。

    甘康年在上海的产业很多,每年都为他赚取了大量的利润,这种情况一直维持到了淞沪大战前夕,甘康年见局势不对,命令连良畴将大笔资产纷纷出手,并兑换成黄金,储存在上海。

    后来中日大战越演越烈,甘康年就准备将这批黄金,还有多年收集的一些古玩珠宝一起运走,可是事出意外,心腹连良畴因为被日本飞机的轰炸而突然毙命。

    再加上**突然败退,当时,外面的形势非常混乱,到处都是败退的**,所以并没有来得及将这批财宝带走,最后只好都藏在了连家旧宅里面。

    甘康年原本以为战争不会持续太久,自己早晚有机会将这批财宝取回来,可是随着时局的恶化,日军已经占领了大半个中国,上海估计是再也回不来了,于是他就想着把这批财宝取出来,运回重庆,可是万里迢迢,外面又都是兵荒马乱,他的能力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不过好在他与局座有不错的私交,也知道军统局在全国各地都有隐秘的力量,想来把这批财宝运回重庆应该问题不大,于是就求到了局座这里,毕竟是多年的交情,局座当然不好推辞,于是就答应了下来。

    所以段铁成这一次来上海,还同时还带来了甘康年的大公子甘明轩,由他来负责此事,上海站全力协助,将这笔财宝起出并安全运回重庆。

    王汉民不由得眼睛一亮,这件事的难度并不大,以上海站的力量,是不难做到的。

    “这个甘明轩现在在哪里?这批财宝具体价值有多少?”王汉民问道。

    段铁成回答道:“现在就住在我这里。”

    段铁成现在落脚的这处宅院是王汉民特意为他安排的,也是上海站里最好的一处安全屋。

    “现在人呢?”王汉民四下看了看,不禁问道。

    段铁成说道:“今天一大早就出门了,说是去探查旧宅的情况,等查明的具体情况,我们再好动手,至于说价值?估计这笔财物的价值巨大,不然他用不着动用我们军统局来帮忙。”

    说完,他看了看王汉民,出声警告道:“你可别打歪主意,这批财物烫手的很,出了差池,局座可是要追究的。”

    王汉民苦笑道:“我有几个脑袋?敢起这个心思,不过若是数量太多,运输方面可要费些心思,千万可不能出了差错。”

    段铁成点头说道:“具体的情况,我也没有多问,等甘明轩回来,你问一问就知道了。”

    段铁成的心思可不在这批黄金身上,运输财物的工作都要由王汉民来负责,他的主要任务是销毁法币,这件事情如果出了差错,他可吃罪不起。

    “对了,据情报科的消息,现在这批法币就藏在上海市区里的一处大楼里,那里是日本人的心腹之地,你们有没有进行过勘查,把情况给我介绍一下。”

    于是王汉民将自己这几天勘查的情况介绍了一遍,就在他们仔细商量之时,那位甘明轩甘公子也赶了回来。

    王汉民这才知道,原来甘明轩就是昨天段铁成的四名随从中的一个,只是当时自己并没有太过于注意,不过他很敏锐的注意到,这位甘公子的脸上有两道淤痕,不觉心中诧异。

    双方重新介绍认识,甘明轩才开口说道:“王站长,今天原本想去市区看一看那处老宅,可是通往市区的几处桥梁,都有日本人设卡,我又没有身份证明,就没敢进入市区,这可是有些麻烦啊!”

    王汉民说道:“日本人在上海的管理越来越严格,现在在市区生活的市民,都必须要办理良民证,不过甘公子不用着急,我已经派人为你们制作良民证,我手下有这样的高手,做出来的证件足以乱真。”

    “王站长客气了,还是叫我明轩好了,这里毕竟是你的地头,以后就要多仰仗了,对了,我把情况说一下,这些财物就藏在我们家那处老宅,**撤退的时候,这处老宅还是完好的,我们撤离的时候安排了一对老家人留守,等我取出财物,运输的事情就要拜托你们上海站了。”

    王汉民点头答应道:“明轩,你请放心,这件事情并不难办,我们上海站有自己的运输通道,一定会安全的把这批财物运出上海。”

    甘明轩脸色微变,开口说道:“王站长,家父给我交代的是,你们军统局会负责把财物一直安全的运回重庆,这一路万里跋涉,我可没有办法保证这批财物的安全,不然也不会求到你们军统局身上!”

    王汉民一听顿时一愣,他把目光看向了段铁成,段铁成微微地点了点头,示意这的确是局座的意思。

    这下可让王汉民为难了,如果只是想办法运出上海,他还是有自己的渠道的,可是要万里迢迢送回重庆,国统区还好说,只要军统方面打好招呼,还可以通行无阻,可是现在华中地区皆是日本人的占领区,这一路上要经过多少关卡!自己如何能够保证不出意外?

    可这是局座的命令,他是绝对不敢违抗的,这可就要好好的计划一下了。

    王汉民沉思了良久,总觉得有些冒险,这半年多来,自己在上海也设立了一处商会,刚刚试着打通了去往苏南方向的通道,自己原来是设想是先把这批财物运到苏南地区,那里有隶属于自己的两支救**,安全上应该没有问题。

    可是现在让他横穿整个华中地区,别的不说,光是南京地区和安徽省内就驻扎着大量的日本驻军,自己可是没有绝对的把握。

    甘明轩看着王汉民良久没有说话,忍不住有些不悦,他是高官子弟,父亲位高权重,本人难免染上些纨绔气质,不禁开口说道:“王站长,如果不是真有困难,家父也不会求到你们局座的门上,这之前可都是应承下来了,现在你可不能敲退堂鼓啊!”

    听到甘明轩的话,王汉民脸色微沉,这个小子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还以为在他老子的庇护之下的重庆吗?这里是日本人的大本营,敌后的大上海!

    可是行政院军政部部长,确实是国党的高层,又是局座的好友,自己还是要忍耐一二的。

    “明轩你先不要着急吗,请放心,你还是先把这批财宝起出来,其它的事情,我自然会安排妥当!”王汉民笑着说道。

    这个时候段铁成突然也发现甘明轩的脸上有两道淤痕,不觉眉头一皱,他开口问道:“明轩,你脸上的伤时怎么回事?我昨天看你还好好的!”

    甘明轩一愣,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脸颊,脸色微红,犹豫了片刻,回答道:“我昨天晚上出去散心,可是没有想到,被人给狠狠的打了一顿,不仅如此,还把我身上的钱都抢光了,扔到了大街上,我这辈子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王站长,这里你可是地主,好歹要替我出了这口气啊!”

    段铁成和王汉民相视一眼,心中对这个甘明轩都是颇为无奈,毕竟是年轻人,有失稳重,来到这大上海就耐不住性子了。

    段铁成略一沉吟,开口说道:“明轩,不是和你说过,在上海你还是要注意安全,还是先把你的事情办好,轻易不要去外面逗留。”

    甘明轩不耐烦地说道:“段叔,这里又不是日本人的地盘,是十里洋场的法租界,我不过是出去转了转,谁知道这本地的混混这么嚣张,跳个舞还被人打了一顿,钱还被抢了,你看我这脸上,你不问,我都不好意思说,我什么时候吃过这个亏。”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