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妈难当 第49章:大抵如此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杨玲玲本以为自己会气得睡不着,却不想躺着没一会儿便进入了梦乡。

    这些日子,宝宝晚上要吃好几次夜奶,换好几次尿片,杨玲玲睡眠严重不足,很多时候躺下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这种体验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感受过了。

    第二天宝宝满月。

    在杨玲玲家乡宝宝满月礼是一个重要的日子。

    宝宝满月便意味着宝宝度过了新生儿阶段,进入下一个成长阶段。

    他们这边的旧俗,月子里,宝宝每天都只能待在房间里。

    满月后,宝宝就可以抱出房间,可以外出走走,感受大自然。

    这天,天还没亮吴仲丽跟杨耀就起来了,一是祭祀先祖,二是准备早餐,忙得不亦乐乎。

    杨玲玲也早早起床,她起来前石文斌已经起来出去帮忙去了。

    这些天,天气接连阴雨,今天难得的放晴了,不禁让人的心情也晴朗起来。

    刘魏华跟王艳云吃过早餐便到房间里来玩。

    因为今天要外出,杨玲玲抱着宝宝坐在床边睡觉,虽然很吵但宝宝在妈妈怀里睡得挺安稳。

    王艳云过来抱宝宝解放一下杨玲玲的双手,她跟刘魏华带着宝宝坐在窗边的沙发上玩。

    忽然王艳云说:“小杨,我怎么看宝宝的脸这么黄?”

    “黄?”杨玲玲心“咯噔”一跳,很多新生儿会有黄疸,一般出生后一或两天显现,过些日子又会慢慢消退。

    宝宝在医院时检查的黄疸值是在正常范畴的,按道理,这么久过去应该不黄了的,怎么反而更黄了吗?

    “是啊,宝宝的皮肤太黄了一点,你过来看嘛!”

    杨玲玲过去看了看宝宝的脸,她看不出来黄,可能因为宝宝皮肤比较黑,她又天天对着对所以看不出来黄。

    “你在阳光下看,这样比较明显,是太黄了一点。”王艳云说。

    刘魏华凑过去看。

    “是太黄了是吧?”王艳云问她。

    刘魏华点头,“嗯,是太黄了点。”

    王艳云对杨玲玲说:“宝宝这是黄疸不是什么大问题,今天去买点药来吃。”

    “嗯。”杨玲玲点头,愉悦的心情因此增加了点沉重。

    石文斌这时进来,问杨玲玲办酒的酒店名叫什么,具体是哪几个字,说他二叔跟伯伯到了,问酒店名直接到酒店去。

    他态度如常的跟杨玲玲说话,就好像昨晚的争吵不曾发生过。

    杨玲玲见他这态度也不再跟他生气,告诉了他酒店名,只不过她也不知道具体是哪几个字。

    正好这时杨耀从外面经过,杨玲玲喊他,石文斌将情况跟他说了一遍。

    杨耀跟石文斌说了说问:“你二叔跟伯伯这么早就到了?他们吃早餐了没有?”

    杨耀的态度也是如常,就好像没有昨晚的生气。

    他也是不把争吵放在心上的人,过了就过了,不会过多计较。

    石文斌二叔跟伯伯是自己开车过来的,从隔壁市自己开车过来走高速需要近四个小时,现在才八点钟,他们到得比他们预料的早太多了。

    “他们说已经吃过早餐了,他们昨晚就过来了,怕麻烦我们在县城住了一晚。”

    “这样啊,到中饭还这么久呢,他们到这么早,要先到家里来一趟,喝个茶吧!”

    石文斌应下去给他二叔打电话。

    杨玲玲家人亲戚跟石文斌家人亲戚彼此都是友好客气的。

    八点二十左右,杨玲玲跟刘魏华、王艳云在房间里聊天,吴仲丽进来“哎”了一声看着杨玲玲问,“怎么还不换衣服?”

    “还这么早啊。”杨玲玲说。

    去酒店,她要换衣服,宝宝也要换新衣服。

    “你爸说九点之前要出门呢。”

    “九点之前?现在都快八点半了,要九点钟之前出门你怎么不早说?”杨玲玲有些恼。

    “忘记了!”吴仲丽说,“你现在快点换衣服嘛,换了就走啦!”

    “又这样,这也能忘记。”杨玲玲忍不住埋怨。

    国人都讲究良辰吉日,这无关迷信不迷信,只是一个美好的期许。

    杨玲玲家乡这边很注重。

    对宝宝而言的重要日子,出门要看个吉时。

    前一次宝宝出院时杨耀也给看了个吉时,说要十点前离开医院,结果吴仲丽九点钟了催杨玲玲快些,杨玲玲也如般反问她才告诉她,杨玲玲埋怨她也是说忘记了。

    对吴仲丽这记性,杨玲玲无语又无奈,同时又有点难过。

    她发现她这一年在吴仲丽那听到“忘记了”三个字的频率变高了。

    年纪大了大抵如此吧!

    时间紧迫,杨玲玲赶紧给宝宝换衣服,奈何她不太会,王艳云便说她来,杨玲玲正准备将宝宝交给她,结果在这么匆忙的时候宝宝拉了。

    石文斌没在房间里,杨玲玲喊了吴仲丽好几声没听到应,大概是在忙。

    杨玲玲不会换尿布又喊不来吴仲丽,感觉有点烦。

    这时王艳云手机响了出去接电话,刘魏华便来帮忙。

    可她不知道流程,杨玲玲要她拿宝宝洗屁屁的盆来擦屁屁,结果她拿个空盆进来。

    杨玲玲简直不知该说什么的好,不过也怪她没说清楚,于是她仔细的交代了一番。

    刘魏华拿着盆出去了,王艳云接完电话进来,得知杨玲玲不会换尿布,便说她来。

    王艳云看着挺可靠的样子,杨玲玲将宝宝交给她去拿尿片,准备打下手。

    刘魏华回来了,却是空着手的。

    接触到杨玲玲疑惑的目光,她解释了句,“你妈妈说打水过来。”

    “打什么水?”王艳云用家乡话问刘魏华。

    刘魏华告诉她打水擦屁屁,她说,“擦什么?不用拿水擦,就这样换没关系的,拿纸擦一下就好了。”

    “就是呀,不用拿水擦的,就这样换可以。”刘魏华赞同。

    王艳云没等水,直接着手给宝宝换尿片。

    她们都这样说并动了手,杨玲玲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站在一旁看着,心都揪在了一起。

    石文斌进来,看到这情况问了句,“宝宝拉啦?”走到杨玲玲身边一起看自己母亲跟小舅妈换尿片。

    王艳云这些年跟丈夫一直在外做小生意,没带过娃,她也只是看起来可靠,真操作起来完全不得章法。

    塞好前面的尿片,后面部分怎么都塞不进。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